分享到:
 
 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名家访谈 >> 详情查看

重法度入精微,求率真行高远|张良勋

来源:安徽书画收藏网 作者:安徽书画收藏网 发布时间:2015-07-24 查看次数:2473
重法度入精微,求率真行高远
张良勋先生,安徽宿州人氏,岁高74,面宽、慈眉、善目,眼细长,身中等,思敏捷。继赖少其、李百忍之后,张良勋为第三届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主席,是谓安徽书坛领军人物,但为人低调,不喜交际,喜烟茶不擅酒。从书画之艺50余年,笔耕不辍,学而不止,不知老之将至。
求真而近乎道
  展开先生的长条横幅《送杜少府之任蜀州》,笔法遒厚谨严,笔力沉稳雄健,起止转折锋芒内敛,谋篇布局大气洒落,全书气象古朴淳雅。张先生以行楷、行草为主,亦时有草隶篆之作,凡作品多呈古朴厚重之意态。
  绘画出身的张良勋把绘画色彩的运用转移到书法墨色的探求中,尤擅把墨之五色发挥极致,或秀润瑰丽,或苍茫雄厚。在岁月的砥砺中,先生把人生的那份态度、情怀、志趣,在毫锋触纸的那一刻,一横一竖、一撇一捺、一点一钩地显露出来。在时光的流淌中,书法成为先生的生活、爱和倾注对象,他把书法这一“无言的诗、无形的舞、无图的画、无声的乐”当作传承和弘扬传统文化的一个载体。
  良勋先生早期取法二王,喜苏字之潇洒,黄字之气势,尤爱赵孟頫之流畅俊美。作为书者,他上溯秦汉,下研晋唐,于宋四家精磨细研,近取祝枝山、赵之谦、何绍基、金冬心诸家之长。后仰慕董其昌之高雅格调,黄道周之秀外古韵。如遇斯帖,如获至宝。化古为己,熔古铸今。他浸淫金文、汉碑、章草、唐楷数十年之后,仍以唐晋取法,中正平和,宽博雍容,抒发君子情怀,彰显魏晋风度。他说:“时至暮年,愈加钟情古韵,唐书法之风度、晋书法之意韵、秦汉之高古气息均弥漫于心。”
  习碑临帖,书法之道在于技,技不如人,道何载乎?张良勋早年刻苦,习字常至深夜,一张帖至少临二三年;中年勤奋,常几十张纸中得一件满意作品为止;时至晚年,为得到一字之好,仍要写上几十遍、上百遍,秉持“语不惊人死不休”之态度。师古化新,自成一法。张先生的作品,字字珠玑,不做作,不雕琢,不浮躁,道法自然,率真质朴,端方厚重。
求新而不越法度
  但凡职业书法家,都欲自成一家一派。成家成派之难难于上青天。成家之法在于日益精进,精进而求新。张良勋在求新求变的探索中,书风经历了三次大变化。其前期以二王为根基,笔画圆劲,书风瘦硬峭拔;中期书法得汉隶章草笔意,以苏字为主要取法对象,书风以肉丰骨劲见长;后期书法则兼容多家,逐渐形成自己个性面貌的书体和书风。业内公认他写得最好的为行草书,其笔与笔、字与字、行与行粗细曲直、相背揖让,俯仰映带,参差错落,无不充满有机感和生命力。
  为什么要变?张先生说,因为写到一定程度,必须要变,写一幅是这样,写两幅也是这样,这时候如果不变,没有新意,自己的审美得不到满足,心灵得不到慰藉。但变法是有压力的,很多人对我的变化有不同的看法,但我一直坚持孜孜不倦地追求新意。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始终是在不断的探求中,一直探求到老,直到离开这个世界。
  写好字须知汉字和毛笔。张良勋说,中国特有的汉字就是“永字八法”的八个点画组成的,其有结构和形体之美。又因为中国特有的毛笔,书写灵活,可自由自在地表现汉字的千姿百态、万千神韵。汉代大儒、书法家蔡邕云:“笔软则奇怪生焉”。如若不掌握毛笔的有机性,一点、一撇都是孤立的,那就很有问题了。比如黄庭坚的长撇大捺,孤立看不美,综合看很美。
  张良勋习书,最重古人之法度。谨严法度,精微笔意,方有自创;自由表达,真观真心,可见率真。所谓法度即书法的方法、规则、限度,点、横、竖、撇、捺的基本写法,上、下、左、右字体的基本结构,都千余遍地临摹古人书写之法,“万毫齐力”“无垂不缩、无往不收”。精微即书法中的文化内涵和哲理意蕴,点点笔笔、字字篇篇、时时处处都在法度之内自由、真情地表达。
  张先生建议年轻书法家不要刻意创新,不要急于一鸣惊人,要戒除矫揉造作。要坚持不懈地在森严的法度和精微中书写,从中慢慢写出新意。先生批评当下书法不良之象:法度荒疏,用笔、字体、结构、布局在法度之外舞之蹈之,多有草率之嫌。
身俗而行意高远
  在合肥市一普通居民小区的一层,张老不大的厅堂悬挂着自己书写的清代杰出诗人、画家张问陶的咏梅诗:野鹤闲云寄此生,暗香真到十分清……张老手里点着烟,半倚半靠椅上,笑眯眯地说:“这首诗代表我的心情。”他说自己的一生可以用四个字概括,即“散淡疏慵”。
  张先生喜读古书,仰古人之高度,慕古人之高格,修身修文修书,诗词歌赋无不涉猎。他做人低调、正派、真诚,拒绝接受“书法大师”“书法大家”的桂冠,作品展览,多不出场,更少讲话。他说,我有我的标杆,书画界的齐白石、黄宾虹、林散之,做学问的鲁迅、茅盾、钱钟书等,和这些前辈相比,我们只能当小学生,不值一提,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!所以我到哪里都不敢随便讲话,讲话都要有根据的,乱说话,说错了贻笑大方。
  虽身为书法协会主席,却淡于官场,疏于往来酬酢,精力多用于青年学子习书创作,培养了鲁地、李力等一批才俊。作品市价颇高,却天生缺少经营之道,朋友索要,欣然挥笔,商人购买,多低价出售。公益活动,不遗余力,多有捐赠,一次就为安徽省博物馆捐献精品50件,积极为家乡办学捐资,而他自己的生活则俭朴随意。
  钟情唐诗宋词,探求艺术理论。张老和我们谈诗论艺,娓娓道来,不知时光流废。高兴之时,欣然赋诗,但极少示人悬挂。他说:“我一生的悔恨遗憾,就是诗词水平不够,对仗还马虎,平仄就差了,平时也能搞几句,但不敢轻易示人。”他在报章撰文谈书法功效:书法怡情怡性,可以启迪少年人智力,培养青年人情操,裨益老年人身心。说起文艺理论,他说,《辞海》对艺术一词的解释不确,只是解释了艺术的功用、分类,而不是艺术的本质。他认为,艺术是用最简单的元素进行搭配、组合成具有最丰富变化,辩证统一,作用于人的感官与心灵的表现形式。
  张先生1941年生人,1958年考入安徽省艺术学院中国画专业学习书画,毕业后就从事美术创作和书籍插图,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专攻书法。曾先后在蒙城师范学院、阜阳日报和安徽日报工作。他的书法作品曾多次参加全国大展并获奖,被多家美术馆、博物馆收藏,出版《“知白守黑”张良勋书法作品集》《安徽省博物院收藏——张良勋书法作品集》《张良勋草书“琵琶行”》等。
  年龄愈大,张老的字愈显天趣、质朴,散发出年轻的精神,朝气蓬勃,充满生机。这正是他追求的境界,“书法即我,我还年轻”。
您读过此作品后的感受是:
0
0
0
0
0
0
0
0
欠扁 支持 很棒 找骂 搞笑 扯淡 不解 吃惊
相关作品
作品评论
现在有0人对本作品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

推荐名家  
推荐作品  
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联系方式 | 名家加盟 | 皖ICP备06003893号
安徽书画收藏网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http://www.ahshscw.com 中国.合肥市蜀山区安粮城市广场QQ公寓1栋1106室
服务热线7*24:13856959177 收藏邮箱:ahshscw@163.com 在线QQ:848328506 848328507 安徽书画收藏网在公安备案号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1055号